聪明人!

  真正的聪明人!

  不是因为他上来就端茶送客,而是这位看见白牧野一群人之后,连试探过程都没有,直接判断出姜无涯已出卖了天庭利益,并和这群人站到了一起。

  “也行,”白牧野站起身,冲着老者微微一笑,“等会出去,我们就来个大闹天宫,把这里先搅他个天翻地覆再说。”

  老者冷笑一声:“威胁老夫?老夫乃天帝岳父!岂会受尔等要挟?简直可笑!”

  “哈哈,您误会了,我不过是来这里看望一下徒儿的父亲,虽说按理说应该反过来,不过没关系,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!”

  白牧野一脸大气的说着,然后看着问君和彩衣几人:“走吧,咱们看也看了,礼数已尽到。所谓先礼后兵,将来有朝一日,见到我那徒儿,自然也有话说。”

  “等等!”风家这位老祖一双眼惊疑不定看着白牧野问道:“你都干了些什么?”

  白牧野笑笑:“没干什么,就是去一个人间位面溜达的时候,偶然间收下一个非常上进的小姑娘。”

  “你……”风家老祖又惊又怒,失声道:“怎么可能?一直有人在监视着她的成长……”

  “您莫非看不起我?”白牧野似笑非笑看着风家老祖:“一点障眼法我都不会用?”

  “胡说八道,小小障眼法,岂能挡住……”说到这,这位风家老祖也语塞了。

  寻常人的障眼法自然是不行的,但眼前这位……说真的,他真有这种本事!

  万古岁月之前,敢单枪匹马杀入域外天魔群中的古天庭第一战将,即便转世轮回,依然以近乎不可能的方式平定人间乱局。

  这样的一个人,要说他没有这点手段,那不是羞辱别人,而是自己瞎。

  不但眼瞎,心也瞎。

  “你怎能如此无耻,转世轮回之人也算计……”风家老祖惊怒之下,口不择言。

  问君在一旁呵斥道:“闭上你的嘴!谁无耻?是谁用万古光阴做局,算计轮回之人在先?”

  彩衣也忍不住在一旁冷笑道:“我们好心好意收令爱转世身为徒,未曾对她有过半点加害举动,也不曾设下什么灵魂深处的封印用来要挟你,如果这都能算无耻,那你们的行为,又是什么?”

  单谷道:“无耻之尤呗。”

  “那是天后,你们这么做,要承担天大因果!”风家老祖气势已经没有那么凶了,喃喃道:“老夫是天帝岳父,不可能……”

  “很快就不是了吧?”问君淡淡道:“还是说你很有把握,能让你那好女婿回心转意?”

  彩衣:“这怕是根本不可能了,这万古岁月,他早就厌了你女儿,不然堂堂天帝,会让自己妻子轻易轮回转世?”

  风家老祖心里面什么都知道,他甚至因为害怕女儿彻底失宠,还专门安排自己的妻子四处物色优秀女子给他……

  他们的身份,说来好听——天帝岳父岳母。

  可一旦女儿失宠,再加上那个外孙也是个不肖废物无法指望,整个风家看似辉煌鼎盛无人可以撼动的地位,想要被颠覆,不过是一夕之间。

  风家老祖有些失神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,沉默着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良久,他抬起头,一脸惆怅的看着白牧野,沉声问道:“说吧,你们想要怎样?”

  “我们想要好好的活下去。”白牧野道:“若不是你那外孙突然间的出现,我们甚至不知道还有天庭这个存在,更不清楚自己的过去。”

  “老夫明白了。”风家老祖长叹一声,站起身走到窗边,看着外面,叹息道:“人算不如天算,果然是机关算尽,却忘记天道有轮回……”

  “报应绕过谁。”单谷在那边接了一句。

  风家老祖嘴角抽了抽,没搭理这个嘴贱的家伙。

  思索良久,霍地转身,看着白牧野道:“你们既然出现在这里,那么自然已从小女那里知道了关于钥匙的事情。可你们想过没有,第一,那钥匙随时可以被转移走,即便没有被转移,但那地方也不是谁都能进去的,至少老夫进不去是很正常的事情;第二,你们凭什么敢认定老夫会因为一个女儿,就彻底从了你们,站在你们这边?”

  “第一个问题很简单,是否被转移,你心里应该也有数。”

  白牧野看着老者,淡淡说道:“至于第二点……我们从来没觉得你这种人会因为一个女儿就无条件和我们合作。”

  “你应该更清楚,如今你们风家在天庭的尴尬地位,也清楚你们如今这份荣耀,还能维持多久……”

  “那位是什么心胸,想必你心里面也清楚的很。”

  “曾经有多荣耀,以后就有多凄凉。”

  “到那时,天后被弃,太子被废,你们风家倒台!”

  这话说的是真狠,风家老祖都有点吃不住劲,面颊一个劲儿的抽搐着。

  白牧野却根本没看他,依然说道:“如果不想看见这一幕,那就好好想想出路在哪。”

  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”风家老祖重重叹息一声,“可我还是不能跟你们合作,对不起了……”

  说着,他面色一冷,当场下令:“拿下他们!”

  轰!

  一股恐怖的轰动,直接从外面传递进来。

  这种层级的能量波动,让众人瞬间如临大敌。

  尤其白牧野,他非常清楚,那是一种可怕困阵被激活时才有的反应!

  “没用的,别试图反抗了,这法阵一经激活,就不可能从里面冲出去,”风家老祖一脸平静看着白牧野等人,“从你们进来那一刻起,一切,就已经开始了。”

  “我明白了,放姜无涯出去,也个坑,你们知道姜无涯肯定会反;天后下凡,也是个坑……准确的说,应该是你们一起将这件事推动到那里,让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了。”

  “并以此彻底瞒过了我,让我认为天后下凡不可能是你们设的一个局。”

  “毕竟没人愿意相信,这世上竟会有如此狠心的父亲,连自己的女儿都往死里坑。”

  风家老祖看着白牧野,微笑道:“你们更没想到的是,这人不但会坑自己女儿,甚至连自己都敢坑。”

  白牧野点点头:“不错不错,您真厉害!真狠!以死求生。我若是天帝,肯定更不会放过你。因为你这手段,简直就是绝户计。”

  “哈哈,这些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情了,你还是想着,怎么讨好天帝,并最终活下来吧。我的昔日战神!”风家老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。

  “那在此之前,我们是不是可以先杀了你出出气?”彩衣冷冷道。

  风家老祖看着彩衣,一脸坦然的点点头:“好的啊!如果这样能让你们出出气,那就来吧。”

  彩衣脸一冷,当场就要动手。

  被白牧野拦住。

  然后看着风家老祖问道:“那位还有多久能到?”

  “嗯,大概很快就到了,”风家老祖看着白牧野,轻轻一叹,“白帅也莫怪我,老夫也是没办法。”

  “我信,连自己都算计进去的计,一定是被逼无奈才会使出来,”白牧野一脸大度的点点头,“所以这一次我们是不会怪罪你的,不管怎么说,你女儿都是我徒弟,这种板上钉钉的事情,是谁也改变不了的。”

  “你说什么,都晚了,”风家老祖叹息,“我说过,从你们来到这里那一瞬间,一切就已经注定了。”

  白牧野眨眨眼,笑着道:“好的,那就让我们在这里……静待那位伪帝的到来吧。”

  风家老祖眼皮子跳了跳,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
  古天庭兵马大元帅,的确有资格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,但说完之后结局会如何,那也是他自己需要承担的事情。

  彩衣和单谷多少有些焦急的看着白牧野,心说咱不大闹天宫了?

  不趁着这种时候打出去,难道还真要等那天帝过来?

  那是红尘仙啊!

  白牧野却老神在在坐在那,还端起刚刚没喝完的茶喝了一口,摇摇头,有些嫌弃:“有点凉了,没那么好喝了。”

  咔嚓。

  司音在一旁咬了一口瓜。

  空气中瞬间变得安静下来。

  所有人都看向司音。

  包括风家老祖都有几分不敢置信的看着司音。

  这小姑娘……心得多大啊?

  见众人都看向自己,司音有点不好意思,红着脸道:“有点紧张,吃个瓜,压压惊。”

  问君这会儿也坐下来,坐在白牧野身边,端起桌上茶杯,也跟着喝了一口,然后微笑道:“冷茶自有冷茶的滋味,有些时候也不能总用惯性思维去考虑问题,你说是吧,小白?”

  “嗯,你说的很对,所以我赌咱们这次能赢!”白牧野道。

  风家老祖在一旁有些无语的看着白牧野,道:“我真不知你这信心从哪来的,天帝来这里,会带着钥匙!不然你道他为何需要这么半天?钥匙在他手里,你们又能做出怎样的反抗举动?所有一切,都是徒劳的!”

  “不劳您费心,有这功夫,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,您这种忠心耿耿,到头来能换到什么吧。”彩衣冷冷道。

  风家老祖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看了一眼彩衣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终,什么都没说出口。

  彩衣瞥了他一眼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天帝很兴奋!

  他没想到,自己的岳父竟然送了一份如此大礼过来!

  其实最初岳父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,他是不想答应的。

  不是别的,而是他害怕里面有坑!

  不是所有人都跟他那废物儿子一样,怎么扶都扶不起来。

  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妻子一样骄横跋扈目中无人蠢不可及……当然,这也是他有意放纵的结果。

  但蠢就是蠢!

  不可能因为转世轮回一次一下子就变精明了。

  万古光阴,天庭中的绝大多数人,谁没下凡过几次?

  人间的那点经历,对他们强大无匹的灵魂来说,根本连一个念头都算不上!

  除非不断的轮回,反复轮回……然后每次轮回的时候,都是同样的一种性格,这样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符篆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2508林君河楚默心章节目录只为原作者小刀锋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刀锋利并收藏大符篆师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