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天眨了眨眼,然后转头看向另一边的端木绯,用眼神说,喂,你家男人也太奇怪了吧!

  端木绯笑吟吟地看着肖天,怎么看弟弟怎么觉得可爱,很想像小时候一样,摸摸弟弟柔软的发顶。

  只是现在……

  她仰着头看着比她高了大半个头的肖天,以前那个奶声奶气、小手小脚的弟弟已经长大了。

  慕炎拍了下肖天的左肩,拉着他继续往小花园的方向走去,接着道:“小天,你不是觉得楚家好吗?”

  “既然好,就在这里待着呗。我知道你放不下晋州,那就招安好了!”

  慕炎近乎胡搅蛮缠地瞎扯着。

  端木绯就走在肖天的另一边,煞有其事地点头道:“就是就是。一举两得,多好啊!”

  “……”肖天被这两人两边夹击,感觉拳头痒痒的,想打人。

  他突然明白了,他们俩根本就是一个锅配一个盖,般配得很。

  说话间,他们走上了通往小花园的鹅卵石小径,小花园就在前方十来丈外。

  轻柔的秋风自园子的方向拂来,花香馥郁,令人心旷神怡。

  肖天抿了抿唇,没说话。

  其实,无论是肖天还是端木绯,都知道慕炎方才这几句话不过是玩笑之语,博君一笑而已。

  慕炎望着花园入口的翠竹林,一边走,一边又道:“小天,晋州位于大盛腹地,朝廷是绝对不可能放任不管的。”

  “等北燕那边腾出手来,接下来,就该轮到晋州了。”

  “晋州的山匪看似彪悍,实则全凭一股血性,半路出家,人心涣散,毫无军纪,与正规军相比天差地别。你觉得晋州的山匪能比得上北燕大军吗?!”

  肖天依旧默然不语,楚老太爷也与他说过类似的话,只不过慕炎的角度更为犀利。

  肖天虽然没说,但心中其实有了答案:

  比不上。

  北燕人的凶悍勇猛毋庸置疑,曾经北境军在先简王君霁的率领下,花费了十年才让北燕愿意主动议和;去岁,北燕大军更是几乎拿下了整个北境……

  比起北燕人,他们泰初寨还差得太远了。

  慕炎云淡风轻地摇着手里的折扇,淡淡地又道:“都是大盛子民,何必拼得你死我活呢?”

  回应慕炎的仍然是一片沉默。

  慕炎也不催促肖天。

  他也知道,肖天是个聪明人,所以他能让泰初寨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;肖天也是有个仁心、有大局观的人,所以泰初寨一直坚持着他们的侠义之道。

  招安这两个字,自己说来容易,但是对于肖天而言,这关系到他和数万弟兄们的未来,不能由别人来替他决定。

  之后,三人一路无语,只有雪玉撒娇的“喵喵”声此起彼伏,声音软绵绵。

  秋日的园子里,暖意融融,花坛里随处可见怒放的菊花,千姿百态,姹紫嫣红,犹如那环肥燕瘦的美人,各具特色。

  走过一大片菊海,前方就是一棵粗壮繁茂的老枣树,现在是枣树结果的季节,枝头挂满了拇指头大小的枣子,硕果累累,那些细枝被一簇簇枣子微微压弯。

  枣树上还挂着一个秋千,此刻秋风习习,那秋千在风中来回摇曳着。

  端木绯眼睛一亮。她以前也喜欢来这里荡秋千,只是她那会儿身子不好,祖母不许她荡得太高,只让稍稍荡几下。

  弟弟小时候也喜欢这秋千,总让她推着他玩……

  端木绯忍不住转头看向了肖天,就见肖天朝秋千走了过去。

  肖天没注意端木绯的目光,很自然地坐在秋千上,来回晃了几下。

  猫最喜欢来回晃的东西,雪玉一下子就被秋千吸引了,猫眼盯着肖天来回看了几下。

  “喵呜!”

  雪玉又在端木绯裙裾边乖巧地蹲好了,仰首看着它,轻轻地用牙齿咬了下她的裙子,似乎想说什么。

  慕炎笑吟吟地看着雪玉,问道:“雪玉,你也想玩秋千?”

  雪玉看也没看慕炎一眼,对着端木绯又乖巧地叫了一声:“喵呜!”

  端木绯蹲下身,摸了摸雪玉柔滑的小脑袋。她知道雪玉不是想玩,是想看她玩。以前她在这里荡秋千时,雪玉经常蹲在旁边看着她。

  慕炎也蹲了下去,伸手也去摸雪玉。

  然而,他摸一下,雪玉就瞪他一眼,张嘴欲咬,只是慕炎躲得快,咬了个空。

  眼看着慕炎就这么陪着端木绯逗起猫来,肖天的娃娃脸上一言难尽。

  这家伙是来逗猫的,还是劝降的?

  自己没答应,他不是应该再办法继续劝、继续哄吗?!怎么正事做了一半,就逗起猫来了?!

  这个摄政王的脑子果然很奇怪!

  想着,肖天脸上的表情更放松,惬意了。

  他用力地荡着秋千,那秋千越飞越高,仿佛他整个人都要飞出去似的。

  荡了十几下后,秋千才又渐渐地缓了下来。

  雪玉已经完全忘了秋千的事,一眨不眨地盯着慕炎的右手,蓄势待发,一副与他较上劲的样子。

  肖天的脚忽然点在地上,秋千随之停稳。

  他从秋千上站了起来,开口道:“若是招安,我的那些兄弟……”

  慕炎闻言,目光从雪玉身上移开,又看向了前方的肖天,道:“泰初寨上下皆无罪。”

  说话的同时,慕炎的右手没闲下,出手如电,又在雪玉的头顶摸了一把。

  又被占了便宜的雪玉气得都炸毛了,一条尾巴高高地竖起,尾巴上的长毛全都炸开,好似鸡毛掸子似的。

  端木绯看得忍俊不禁,连忙把雪玉抱了起来,温柔地给它顺毛,“雪玉乖!咱们不跟他计较。”

  端木绯抱着雪玉到秋千上坐下了,一手抱着膝头的猫,一手抓着秋千轻轻地晃了几下。

  “……”肖天怔怔地看着慕炎,薄唇微动。慕炎的意思是,他可以代表朝廷赦免泰初寨的所有罪名?!

  这一刻,肖天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。能做良民,谁又想土匪!

  慕炎直视着肖天,目光清亮,神情坦然,意味深长地又补充道:“待日后,论功行赏。”

  “论功行赏?”肖天喃喃地重复着这四个字,先是疑惑地挑了挑眉,再一想,他隐约明白了慕炎的意思。

  慕炎想用他们泰初寨来平定晋州?!

  所以,慕炎不单是想招匪为民,而是想让他们泰初寨的人上战场,以他们作为他手中的武器,那么一旦有伤亡,死的也是他们的人,朝廷还能白占了战功!

  慕炎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!

  肖天神色一凛,眼神变得锐利起来,如剑锋般射来。慕炎难道以为自己会像徐大坚一样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,来牺牲寨子中的弟兄们吗?!

  空气中,隐约有火花闪现。

  另一边,端木绯悠然自得地玩着秋千,逗着雪玉,似乎全然不觉。

  慕炎自然看出了肖天眼里的戒备,勾唇一笑,接着道:“小天,这几年,泰初寨在晋州声名赫赫,不少晋州百姓对泰初寨都颇为信服。朝廷中当然不乏比你出色的将领,但是他们对晋州的了解却远逊于你,对于晋州来说,一个熟悉晋州的人是平乱最好的人选,可是事半功倍。”

  “我再拨三万禁军给你,由你来主导,平定晋州。”

  “你觉得如何?”

  慕炎负手而立,笑眯眯地直视着肖天,那轻描淡写的姿态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。

  肖天已经呆住了,目瞪口呆,耳边只剩下几步外秋千荡起的吱嘎声。

  三万禁军意味着什么,他当然知道。

  那可是三万训练有素的精兵!

  他们泰初寨中能上战场的青壮汉,统统加起来也不过两三万罢了。

  自家人知自家事,不是他小瞧了自己,泰初寨这两三万人与朝廷的禁军是全然不能相提并论的,一旦双方交战,泰初寨必输无疑。

  慕炎竟然要把三万禁军交给自己这泰初寨“匪首”,这个人的脑子没问题吧?!

  这一瞬,肖天几乎有种劈开眼前这人的脑袋,瞧瞧他到底在想什么的冲动。

  肖天的心头复杂极了,又是震惊,又是狐疑,又是迷茫,又是不敢置信。

  肖天静静地看着慕炎,同时,他也明白了慕炎的诚意,慕炎没有拿泰初寨的兄弟们当替死鬼的意思。

  他竟然有这魄力把三万禁军交给自己,易地而处,自己能有这样的魄力吗?!

  肖天不由扪心自问。

  慕炎也没漏掉肖天精彩变化的面庞,心中觉得有趣。

  他眼底闪着浅浅的笑意,正色道:“北境的战事正在最紧要的关头,必须一鼓作气将北燕人赶出大盛境内,所以,在粮草与物资上,朝廷必须得先紧着北境,暂时不能往晋州提供太多,至少有三成左右需要你自己想办法。”

  在极度的震惊后,此刻肖天已经冷静了不少。

  他也明白慕炎事先告诉自己朝廷有粮草的问题,没有隐瞒,这种坦诚已经是对方很大的诚意了。

  肖天握了握拳,开始郑重地考虑他是否接受慕炎的提议。

  领兵作战当然很危险,可是危险与机遇并存,对于泰初寨而言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

  如果他能抓住这次机会,不仅可以让大家卸下土匪的身份,也可以为泰初寨的一些有能之士提供一个机会,让他们能搏一个前程,而不是庸庸碌碌地过完这一生。

  肖天的双手握得更紧了,他正犹豫着,就听慕炎笑吟吟地又道:“小天,你放心,我这个人很讲理的。虽然粮草和物资会少一点,但我可以在别处弥补你一些,我再给你一支一千人的火铳营当作补偿,怎么样?”

  慕炎这一句话又炸得肖天没法好好思考了。

  “……”肖天又一次瞪大了眼睛。这家伙是疯了吗?!

  肖天再次确信了,这个摄政王果然是脑子坏掉了!

  肖天不止一次地见证过火铳的威力。

  当初金家寨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批火铳后,以此张扬了很久,弟兄们也因此吃了几次暗亏,每次对上金家寨的火铳队,都会死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2508林君河楚默心章节目录只为原作者天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泠并收藏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